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信阳网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信阳网 首页 信阳综合 信阳文学 查看内容

天堂真快乐 ——沉痛悼念老姑不幸离世

2017-6-8 11:51| 查看: 344| 评论: 0|原作者: 姜新福

摘要:   天堂真快乐  ——沉痛悼念老姑不幸离世  人的一生,真的是有太多的意外了。  老姑,也就是我的小姑,我们当地方言,对最小的那位亲人一般都是这么称呼的,比如叫老舅而不是叫小舅。老姑是1962年9月出生的 ...
  天堂真快乐

  ——沉痛悼念老姑不幸离世


  人的一生,真的是有太多的意外了。

  老姑,也就是我的小姑,我们当地方言,对最小的那位亲人一般都是这么称呼的,比如叫老舅而不是叫小舅。老姑是1962年9月出生的,如果按周岁计算,还不到55周岁。如此年轻的老姑因车祸意外离世,令所有的亲戚朋友都悲痛万分。

  见老姑最后一面时,尽管老姑穿着白色寿衣、一个人静静地躺在棺材里,可我仍然不愿意接受这个天大的意外,不愿意相信老姑就这么离我们而去。

  老姑下葬的前一天晚上,我和表弟等亲人是守着老姑的冰棺熬了一夜。这也是我们与老姑最后能近距离“相处”的短暂时光,因为天亮后,老姑就要入土为安,安葬在离她家不远的一处坟地里。

  早上三四点,天还没有亮,就陆陆续续有亲人过来参加老姑的葬礼。老姑活着的时候做什么事都爱漂亮,为了让老姑体面地离去,从四面八方闻讯赶回来送葬的30多个晚辈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每人为老姑点两首赞歌,买两桶烟花、一挂鞭炮、一个花圈。上百桶烟花和鞭炮从老姑家门口沿路一直摆放到老姑的墓地。葬礼开始后,我带着几个亲人在送葬队伍的前面燃放提前摆放好的烟花和鞭炮,用五彩缤纷的烟花和接连不断的鞭炮声一路护送着老姑到达墓地,响彻云霄的烟花鞭炮声像是在为老姑奏唱着赞美的歌,又仿佛对那起造成老姑不幸离世的车祸发出一阵阵的怒吼。长长的送葬队伍像一条洁白的绸带绵延着整个村庄,一眼望不到头。

  老姑的墓地是在她离世后家人给她选好的,身着白衣的抬棺人把存放老姑的棺材安放妥当之后,她生前的朋友唱起了赞美的诗歌。她们一共唱了几首歌,我已没有印象了,我只记得她们给老姑唱的第一首歌《天堂真快乐》。我本不相信有什么天堂一说,但此时此刻,我倒是希望她们所说的天堂真的存在,她们也能够超度老姑的灵魂去了天堂,相信天堂里的老姑能够获得重生,得到永福,快乐地生活。

  今天是老姑安葬后的第三天,表弟在电话中告诉我,亲人们冒着大雨再次来到老姑的坟前悼念她,祈祷她在天堂快乐永生。抬头望望窗外,雨还在下个不停,整个天空也雾蒙蒙的。我的思绪也和这糟糕的天气一样阴沉,回想起几天前的一幕幕。

  5月30日那天是端午节,中华民族的传统佳节。老家的人有逢年过节走亲访友的习俗。当天中午,爸妈的兄弟姐妹们(三姑一家、老姑一家、老舅一家)相约来我爸妈家里,十几位亲人欢聚一堂。听爸说,中午家里开了两桌,妈在厨房忙活了一上午,做了两桌菜,累的她那只去年底骨折过的手腕又肿胀了起来。尽管很辛苦,但亲人们难得聚在一起的欢乐时光似乎让妈妈又忘记了所有的伤痛。

  据爸说,端午节那天早上,老姑她们一家是最先来到的,老姑父开着电动三轮车载着老姑还有他们的孙子孙女四口人一起来的。查看我的手机通话记录显示,9点26分,应该是老姑到了我爸妈家之后就给我打来了电话。

  老姑在电话中说,今天都到我爸妈家过节,问我是否也想回去?因岳母近来身体不适,被接到信阳接受检查治疗;加之端午节三天假期,妻子的老姑一家人要来信阳看望岳母,我就放弃了原本打算回去陪爸妈过节的念头。我和老姑简单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可万万也没想到,这次通话竟是我和老姑的最后一次通话。

  晚上八点五十分,正在办公室加班的我接到表妹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她已经泣不成声,哭诉着老姑她们在她家吃过晚饭回家的路上发生了车祸,老姑被车撞得不轻,已经在送往县人民医院抢救的救护车上。

  噩耗传来,我的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泪水也止不住地往下流,心里默默地为老姑她们祈祷祝福。我一边向领导请假,一边让妻子帮我收拾好衣物,我要连夜赶回去看望老姑。远在苏州打工的表弟两口子得到消息后也在开车往回赶。

  晚上九点二十分,我独自一人驾车驶上了回老家的高速公路。经过二个多小时的连续行驶,十一点半我在县人民医院急诊大楼门口,见到了悲痛欲绝的表妹她们。老姑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已经离开了我们,躺在了医院的太平间里。

  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要坚强。急诊室里,浑身是伤的老姑父正在输液,我强忍着悲痛安慰他,没敢告诉他老姑的实情,担心他一时承受不了,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车祸后果。天快放亮时,表弟两口子赶到了医院。顾不上休息的他们俩又安慰起老姑父来。

  早上八点多,我和表弟他们迫不及待地来到医院太平间。据那里的负责人介绍,目前停放着三具尸体,其中就包括我的老姑,那个昨天还和我爸妈一起过节、有说有笑的老姑。

  老姑,只比我大了十几岁。我小的时候,因为爸妈要下地干活,白天基本都是奶奶和老姑带着我。老姑就我这么一个侄儿,也因此最疼我。我和老姑隔三差五地打个电话,有事没事聊上一会。五一回去时,我还去老姑家坐了一会,吃了一块西瓜。临走时,老姑又把自己家母鸡下的鸡蛋装在纸箱里,硬塞到我车的后备箱,让带回来给我的儿子、她的侄孙吃。可如今,老姑和我已经阴阳两隔,任凭我怎么呼喊,她都不会答应了。老姑,自从我去年从部队转业回来后,您一直都想到我信阳的家中来看看,没想到,直到您离去了还没能让您如愿。泪水再一次模糊了我的双眼。

  雨还在不停地下,微风吹来,天气还有点凉!办公室的同事早已下班,可我坐在电脑前迟迟不愿离开,还想陪着老姑再说说话。老姑,我家的栀子花开了,早上我摘了一朵放在办公桌上,就让这朵刚刚泛白、含苞待放的栀子花带去我对您深深地思念。

  老姑,您在天堂还好吗!?希望那里不再有车祸、不再有病痛和折磨,有的只是永福快乐!

  ——2017.6.5侄新福写于信阳
(责任编辑: 姜烽烜)

QQ|Archiver|小黑屋|信阳网 ( 豫ICP备11020369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GMT+8, 2017-10-24 12:42 , Processed in 0.275963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xywcms! X3.2

© 2001-2013 信阳中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