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信阳网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家乡的九龙河

2014-6-26 16:56| 查看: 1584| 评论: 0|原作者: 连忠诚|来自: 信阳网

摘要: 家乡的九龙河,一条曲折的水波,象一方水带无声地滋润了河边两岸的父老乡亲。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我们靠水吃水中鱼虾,靠山吃山上的树吃叶子,真的印证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哲理。    这条河流一共多少桥 ...
      家乡的九龙河,一条曲折的水波,象一方水带无声地滋润了河边两岸的父老乡亲。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我们靠水吃水中鱼虾,靠山吃山上的树吃叶子,真的印证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哲理。
  
  这条河流一共多少桥,我估计无人统计更无人知晓。我想包括我在内,也许父老乡亲很少有人去统计这条河流上的大桥、小桥、独木桥、人工桥、人背桥……沙滩上的贝壳以及被洪水打磨过的好看的各色石头已经在无声地告诉我们,无从统计,也没有办法说清楚。就凭每天来往的你背我、我背你的人流中足以验证。小桥,流水,人家以及阡陌古树,水稻田坎,还有鱼虾,沙砾,村庄构成了河流的整个风景,如一幅画散发炊烟四起的乡村气息,潺潺流水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静静流淌着,是否在述说河流的昨天或者今天抑或明天,无声地滋润着两岸的人们。基本上是饮水,洗衣,洗澡,洗菜等都在这里一次完成,河水清凉,干净,还有甜甜的感觉。
  
  记忆中的河流,因洪水泄洪需要在水管所请示上级领导用炸药爆破过大坝,满满的一储水一泻而下,非常壮观,引来乡亲们大雨中前来观看。可惜下游的我们就遭殃了,大片的水稻,菜园,树林等被洪水淹没,甚至出现河边塌方现象。那时候我们在河对面山上放牛,凶猛的洪水一来我们就赶紧往回家赶,也顾不上披雨衣了,赶在洪水还没有来临之前渡过河,这时父母也在焦急地在对岸等待喊叫,盼我们早点归来。我们坐在牛背上,紧紧拽住湿漉漉的牛绳子,牛很听话,非常通人性,知道需要帮助,便昂起两个牛角,大步流星步伐快速趟过慢慢涨潮的河流,我们在水牛的背上,眼看到洪水即将来临,一浪接过一浪,老水牛奋力奔跑着,刚到岸边,洪水已经冲击老牛的背了,父母已经接住我们,虽然有惊无险,但真的是很害怕,汹涌澎湃的洪水一个劲扑过来压过来。天也立即黑了起来,乌云密布。父母接过牛绳牵着就往家赶,老牛很懂事走起路来浑身是力气,一路甩着四只大脚小跑着,我跟在后面屁颠屁颠地。河流似凶猛的野兽狂奔着,水面上漂着西瓜,大树或者上游被冲毁的零零碎碎东西。
  
  现在,河流依然在雷鸣暴雨中接受自然或者人为的洗礼,水更依然滋润着两岸的草以及生活着的我们。除了这些,好象没有了往日的清澈,那些大桥、小桥、木桥、石桥等在岁月的坎坷中等待着孤寂或者是孤寂的等待,甚至慢慢老去,淡出大家的视野,无论是阴雨或者阳光,面对河流,沙滩,以及桥下面的墩子,我仿佛听到来自少年时光中记忆深处的悲痛挽歌,清晰而又朦胧。有些东西虽然不在映入眼帘,已经在消失或者逐步退去生活的舞台,但仍以另外一种蓬勃的姿势宣示着自己的存在,桥已不在,但纯朴的村民世世代代像桥一样,默默无闻的度着别人;一家婚丧嫁娶,村里精壮的汉子就会来帮忙,老人妇女就会帮帮忙,择择菜,做做饭!一种自发,一种互帮,一种文化默契!几千年就这样下来,一代又一代,浸淫着这片土地!
  
  即便如此,我依然用文字表达我的村庄、小河流、小桥,还有生活在这里的老水牛等牲口,更重要的是在这里出生并成长抑或老去依然归土与这里的乡亲,有点寂寞难耐,但是依然亢奋惦念。写河流不是冲动,更不是心血来潮,而是一直在痛苦挣扎甚至呐喊呻吟。是感激这条河流在滋润我们的智慧和勤奋,洗涤我们的污秽或者懒惰,所以河流流淌着家乡父老乡亲心灵的精神血液,是乡亲们的心灵过往。背负着厚重而鲜活的记忆,我再次陷入对河流对水对桥的无限眷念和凝思;诚恳,红色,英雄,朴实等让我觉得弥足珍贵和愈发厚重。河旁边的英雄们见证了红军流血的足迹,一九四五年十月十二日,为了解放潘新人民,新四军独立二旅在副旅长张体学的带领下,攻打盘踞在潘新的国民党七中队。战斗的突破口选择在敌人防守严密、工事坚固的潘新南门--即现在英雄门。由于河滩地势开阔,易守难攻,战斗打得十分激烈。我方以阵亡44人的代价取得胜利,占领了潘新,并放火烧了南门,最后,英勇的新四军总结了白天的战斗经验和教训,趁着黑夜再次向敌人发起进攻。战士冒死冲锋,终于攻下了南门,凶恶的敌人被打垮了。可是清清的河流一片红色……44人血流成河,从此家乡的父辈在一片悲切声中,第二天暴雨狂风怒吼着,一条大河从此波涛汹涌。九龙河畔还有陈望楼,南邻小公路,东靠陡山寨,西接潘新店,是一个山青水秀,风景优丽的村庄。一九二九年腊月二十九,在党的领导下,这里的农民举行了暴动,沉重打击了地主阶级反动统治,不久,又建立了苏维埃政权,成为罗南革命根据地重要一部分,在当地革命斗争史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真可谓依山旁水的革命河流啊!
  
  透过高楼大厦,看看城市上空的云彩,简单得要命,没有了彩虹,没有了火烧云,甚至没有了蓝天白云。而对比家乡的河流,激动的水波让我陷入怀念朴实阑珊的吆喝声中炊烟四起的乡野慢生活,没有了漂泊流浪,只有激昂沉淀乃至珍藏和聚足,那份真切的游子的心一直在狂跳甚至砰然心动。
  
  事至如今,那片让人怀念的故土依然美丽无比,在村庄日渐衰退的中国乡村版图,依然还有我的心我的村我的桥,无论是山、水、桥还是那一方简朴的方言口音间或是想哭泣的乡愁,在我心中依旧美丽魅力着。
  
  魂牵梦绕的河流,一直在洗涤浇灌我们的智慧。我在,小桥依旧,河流依旧;我去,红色依旧,激情依旧。
(责任编辑: 金萍)

相关分类

QQ|Archiver|小黑屋|信阳网论坛 ( 豫ICP备11020369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GMT+8, 2017-5-25 20:18 , Processed in 0.39093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xywcms! X3.2

© 2001-2013 信阳中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