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信阳网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十年郑州

2014-6-20 18:28| 查看: 1446| 评论: 0|原作者: 连忠诚|来自: 信阳网

摘要: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我从一名大学生,蜕变成了一名人民警察,不算威武还算称职,从一个青涩的少年成长为一个居家的男子汉。时光在流逝中不断地在篡改我的微笑,修复我的容颜,大把大把地改变分子在无情地渗透我 ...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我从一名大学生,蜕变成了一名人民警察,不算威武还算称职,从一个青涩的少年成长为一个居家的男子汉。
       时光在流逝中不断地在篡改我的微笑,修复我的容颜,大把大把地改变分子在无情地渗透我的性格和心境,唯一没有改变的是我仍然靠着自己的文字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和悲欢离合或者逢场作戏或者强拉硬扯的没完没了的应酬,温暖或者刺激着自己的生活以及自认为强大无比坚不可摧的内心世界。细细数来我的每一篇文字,陪伴我已经10年有余,它们都是我生命历程的一个小小驿站或者风景,而每一篇文字也有它独特的自身命运,正如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快乐、痛苦抑或欢笑、喜悦的表情。写作传递着本人的37度恒温,不高烧也不发冷,还有坚强的心跳,以及我棱角分明的表情都淋漓尽致表现出来。
       所以文学始终是我精神的第一需要,写作始终是我生命存在的重要方式。十年文字、十年城市、十年乡村、十年故土。省会郑州以它虚怀若谷的姿态接纳了我一个乡下人的梦想。竟然还做了一名小小的警察。十年了,我学会了说普通话,学会了喝红酒、吃面包、喝牛奶等。这是在农村的我从来没有过的奢侈或者少见多怪,虽然在城里的世俗虚伪甚至挣名夺利让我生倦;但郑州那些熟悉的大街小巷我执勤过的地方流过汗水还有守过星辰,依然充满着敬畏和爱护,甚至那些乱贴的标语或者快坏掉的站牌等,我都会举起手来管管闲事。
       十年,我没有多大的改变,而城市却日新月异。我依然在文字中慢慢行走,甚至穿梭在来去匆匆或者行色匆匆的人群中,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敢轻易微笑,我怕我没有资格,记得租住在都市村庄的日子让我再次陷入文学的力量中来,那时候全国各大媒体副刊的投稿的录用给我很多信心,也给了我热爱生活的能力,记得在一次执勤中,数月归来,租房的房东已经拆迁离开;大老远,看见我军绿色的军被躺在废墟中,那一抹绿色依然那么鲜艳耀眼,一个箭步上前,想哭,却欲哭无泪……当然房东也和我电话商量我,我说我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是一床军被和一盆仙人掌。只好在文字里哭泣,所以行走在文字里面我常常用眼泪打扰我的文字,思绪千里,也从而幸运地找到生活的支点。没有盲目追求奢侈,还堂而皇之树立了于我来说是值得、于他人来说可笑可悲的理想信念和遥不可及的梦想,每每想起至今还会怦然心动或者说心跳加速。
        行走在文字中我学会了保持速度、保持平衡、保持距离,因为我怕撞车,甚至流血。所以学会了跌倒再爬起。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城里面的乡下人,骨子里面依然那么单纯宁静,像家乡的小溪清澈可见。可以用普通话与城里人交流合作或者做朋友,可我血液里面依然是乡下人。所以我一如既往的关注身边那些皮肤晒得黑黑的乡村农民。他们栖居在立交桥下,或者车声蜂鸣的马路旁边,或者在新房子里面满身灰色给主人进行装饰……就像昨天我路过十字路口,见到一群乡下农民工,背着行李似当年迷路的我一样,看着四周的高楼大厦、裙楼林立,满脸的茫然,看不见天,也望不见山,更没有乡愁一样城市的味道。他们是城市的建设者,也是城市的最底层。可他们要想融入这个城市,又要经过怎样挣扎、彷徨、焦虑、甚至死亡的代价,我都不得知晓。我不知道郑州的繁荣昌盛能否以进入郑州的乡下人的数量、质量、贡献或者正能量来衡量,但我坚信一个文明、开放的现代化的都市,应该包容这些地球上活着的乡下人。因为生存,我们都在抢占地球资源,无论乡村还有城市,高贵还是贫穷。
       我一直信任并坚信城市的根永远植在乡村的肥沃土壤里,就像我那遥远的、可爱的、曲折的、长满故事的家乡九龙河村。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人一牛,一屋一锄,一茶一苗……都是我记忆中最亲切最熟悉的触摸屏。无论何时何地,即便沧海桑田,家乡的九龙河村于我是一种心灵上的慰藉更是情感的驾驭者,在我伤心或者免疫能力下降时我可以有的唯一的心灵家园。或许在他人看来,一个小小的警察,一个农民的儿子,怎么有那么多的莫可名状的矫情,或者是多愁善感的温情或者是无所事事的娇柔做作。但是我深知,这是自己内心的真实的需要和生活实际。涉世越深,便愈加强烈。感恩那份土地,不需要语言,正如我不需要告诉父母我的感激或者是思念或者我为他们付出多少,他们为我付出多少;父母自然会懂得儿女是怎样的一个心;正如我的家乡九龙河村如我的父母一样有情感保恒温懂得她游子的心绪。是真诚的、自然的或者是从来没有润色、包装的赤裸品,但是显得那么真切、干净利索,于我自己那么满足、激动、心跳,究竟是我的心中装着我的村庄还是我的村庄一直装着我从没有离开?我想应该都是吧!
       每一次回老家,我总是把郑州和自己小小的家乡联系在一起,我知道是这是多么奢侈的一种牵强附会,甚至卑微无耻的联想,繁华大都市怎么和一个一切都落后的村庄比较呢?他们根本不匹配。村头旁边的柳树上一个乌鸦总在哇哇的叫喊着,它越过村头的夜空,让我有一种生死离别的凄冷或者悲凉。它们飞得低低的,在太阳的余辉下展着自己优雅的翅膀和飞行的弧线,在田间或者在地头,或许早已忘记它们是一只有生命的小鸟。然而于我总是有一种异样的心境,说不上来,家乡人也不喜欢它,只是特别喜欢喜鹊的鸟鸣或者他们的歌唱,对他们来说,喜鹊是来报喜的,而他们是报伤的。它们飞翔的姿势并不比那美丽的喜鹊或者大雁逊色,却终究难讨家乡人的欢喜。因为它是一种萧条的报哀的信号,总是在哭伤或者抱怨甚至仇恨,如此一想,倒也真错怪甚至委屈了那些乌鸦们,它们活在空气中,无忧无虑,天空有它们肆意的旷野和生存空间,离开了人群的栖息和污浊的城市,活着干净干脆,死了自然归土,有什么不好,那一点又那么坏啊?……这种执着像是在给我一种昭示;我们靠天生存,管你什么事。我把这些感想变成文字,细细品来总是令人敬畏或者敬佩,存在的每一个生命都有他活着的理由,无须歧视,也无须刻意爱护,相互生存,求同存异才能保持生态平衡。
        有时候,我想我自己何尝不是一只孤单飞翔的小鸟,在广袤的大自然天空,从偌大的城市上空飞到自己小小的村落,或者从小小的村落又飞到偌大的城市上空,看城市的云彩,淋家乡的细雨;是引以为骄傲自己在郑州勉强生存还是因为怀念那一方故土的贫瘠的幸福指数,我无从给自己一个标准答案。所以漂泊的心一直在摇摇摆摆,象断了线的风筝,可怜得让文字来滋润自己贫瘠孤单的心,并引此为骄傲和自豪,也因此很幸福,幸福得让人满眼泪花。
       让我敬畏家乡村庄的还有许多信物,比如一枚秋天的落叶,我从不知晓它的名字,悄悄无声地落在地上,我习惯随手夹进一本书里,事隔许久,可现在却找不到哪一本书了。于是我有一些惆怅茫然甚至不知所措,不知道那本书是在城市的小窝里面还是在农村那个老房子里面,也罢,我仅知道那一片叶子是我家门前那一颗银杏树的落叶就已足亦。书和叶子会一直珍藏在我的心里甚至血液里骨子里面,一直到自己没有了思想或者没有了大脑甚至灵魂以至于没有了写作的能力。因为我爱我的村庄,那片父辈生活的土地,我爱我的父母和我的父辈们。他们永远活在我的生命里。
       如若干年后的某一天,间或陪着自己的爱人,或者孩子,有幸再翻到那本书时,面对那一片叶子或者那本书会是怎样的情景,内心又会起怎样的波澜和痛痛的回忆呢?是欣喜若狂抑或是悲哀哭泣。也许会是沉思偌定或者是泪流满面,我想我仿佛看到父母辛勤劳作的身影,想哭,老爹,儿子对不起你……
感谢那一片让我怀念的黄土故园,我会用文字记录郑州城市的天空还有天空的朵朵云彩,怀念那一片叶子还有那一本泛黄的书籍,那个长满故事的九龙河畔和我至亲至爱的父老乡亲们,还有在我们看来一直哭泣的孤单的飞翔的乌鸦。
       无论在哪里,我都会用心记录,记录我的父母耕耘过的肥沃的土地,记录我的父老乡亲辛苦劳作过的城市,还有蓝天白云,因为不是自己的城市,却有我们和他们的云彩。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我都会一直记录下你的魅力和美丽,不论是城市还是乡村还是我的文字或者我的成长以及我艰难坎坷的求生的从警之路。
       正因为如此的矫情,才可以每天把自己的村庄装进世俗而又繁华的大城市,就像邻家大叔在一个玻璃缸里面养了许多游动的小鱼,虽然鱼没有自由,但是给人赏心悦目。有时候穿着警服执勤在路上,有时候穿着牛仔短裤徘徊在郑州的大街小巷,总是那么坦然,那么接地气,仿佛自己是一棵树,脚一直在土壤里,通体接受着阳光的照耀。
       一杯香茗,一盆蕙兰,一个一米七八的男子汉,虽然柔了点,但是内心还是很坚挺……都来自于那个遥远的乡村,无论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我深知文字之路是充满艰辛,从警之路还会有更多的坎坷,我依然会继续努力抑或莫名的矫情。
我的文字不论遇到谁,无论是城市、村庄、城市高楼或者乡间小路,抑或是一对黄昏下热恋欢爱的青年男女,还有那些走过金婚的老爹老妈……那将是一个美丽的邂逅或者灿烂的微笑。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我从一名大学生,蜕变成了一名人民警察,不算威武还算称职,从一个青涩的少年成长为一个居家的男子汉。
  
  时光在流逝中不断地在篡改我的微笑,修复我的容颜,大把大把地改变分子在无情地渗透我的性格和心境,唯一没有改变的是我仍然靠着自己的文字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和悲欢离合或者逢场作戏或者强拉硬扯的没完没了的应酬,温暖或者刺激着自己的生活以及自认为强大无比坚不可摧的内心世界。细细数来我的每一篇文字,陪伴我已经10年有余,它们都是我生命历程的一个小小驿站或者风景,而每一篇文字也有它独特的自身命运,正如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快乐、痛苦抑或欢笑、喜悦的表情。写作传递着本人的37度恒温,不高烧也不发冷,还有坚强的心跳,以及我棱角分明的表情都淋漓尽致表现出来。
  
  所以文学始终是我精神的第一需要,写作始终是我生命存在的重要方式。十年文字、十年城市、十年乡村、十年故土。省会郑州以它虚怀若谷的姿态接纳了我一个乡下人的梦想。竟然还做了一名小小的警察。十年了,我学会了说普通话,学会了喝红酒、吃面包、喝牛奶等。这是在农村的我从来没有过的奢侈或者少见多怪,虽然在城里的世俗虚伪甚至挣名夺利让我生倦;但郑州那些熟悉的大街小巷我执勤过的地方流过汗水还有守过星辰,依然充满着敬畏和爱护,甚至那些乱贴的标语或者快坏掉的站牌等,我都会举起手来管管闲事。
  
  十年,我没有多大的改变,而城市却日新月异。我依然在文字中慢慢行走,甚至穿梭在来去匆匆或者行色匆匆的人群中,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敢轻易微笑,我怕我没有资格,记得租住在都市村庄的日子让我再次陷入文学的力量中来,那时候全国各大媒体副刊的投稿的录用给我很多信心,也给了我热爱生活的能力,记得在一次执勤中,数月归来,租房的房东已经拆迁离开;大老远,看见我军绿色的军被躺在废墟中,那一抹绿色依然那么鲜艳耀眼,一个箭步上前,想哭,却欲哭无泪……当然房东也和我电话商量我,我说我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是一床军被和一盆仙人掌。只好在文字里哭泣,所以行走在文字里面我常常用眼泪打扰我的文字,思绪千里,也从而幸运地找到生活的支点。没有盲目追求奢侈,还堂而皇之树立了于我来说是值得、于他人来说可笑可悲的理想信念和遥不可及的梦想,每每想起至今还会怦然心动或者说心跳加速。
  
  行走在文字中我学会了保持速度、保持平衡、保持距离,因为我怕撞车,甚至流血。所以学会了跌倒再爬起。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城里面的乡下人,骨子里面依然那么单纯宁静,像家乡的小溪清澈可见。可以用普通话与城里人交流合作或者做朋友,可我血液里面依然是乡下人。所以我一如既往的关注身边那些皮肤晒得黑黑的乡村农民。他们栖居在立交桥下,或者车声蜂鸣的马路旁边,或者在新房子里面满身灰色给主人进行装饰……就像昨天我路过十字路口,见到一群乡下农民工,背着行李似当年迷路的我一样,看着四周的高楼大厦、裙楼林立,满脸的茫然,看不见天,也望不见山,更没有乡愁一样城市的味道。他们是城市的建设者,也是城市的最底层。可他们要想融入这个城市,又要经过怎样挣扎、彷徨、焦虑、甚至死亡的代价,我都不得知晓。我不知道郑州的繁荣昌盛能否以进入郑州的乡下人的数量、质量、贡献或者正能量来衡量,但我坚信一个文明、开放的现代化的都市,应该包容这些地球上活着的乡下人。因为生存,我们都在抢占地球资源,无论乡村还有城市,高贵还是贫穷。
  
  我一直信任并坚信城市的根永远植在乡村的肥沃土壤里,就像我那遥远的、可爱的、曲折的、长满故事的家乡九龙河村。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人一牛,一屋一锄,一茶一苗……都是我记忆中最亲切最熟悉的触摸屏。无论何时何地,即便沧海桑田,家乡的九龙河村于我是一种心灵上的慰藉更是情感的驾驭者,在我伤心或者免疫能力下降时我可以有的唯一的心灵家园。或许在他人看来,一个小小的警察,一个农民的儿子,怎么有那么多的莫可名状的矫情,或者是多愁善感的温情或者是无所事事的娇柔做作。但是我深知,这是自己内心的真实的需要和生活实际。涉世越深,便愈加强烈。感恩那份土地,不需要语言,正如我不需要告诉父母我的感激或者是思念或者我为他们付出多少,他们为我付出多少;父母自然会懂得儿女是怎样的一个心;正如我的家乡九龙河村如我的父母一样有情感保恒温懂得她游子的心绪。是真诚的、自然的或者是从来没有润色、包装的赤裸品,但是显得那么真切、干净利索,于我自己那么满足、激动、心跳,究竟是我的心中装着我的村庄还是我的村庄一直装着我从没有离开?我想应该都是吧!
  
  每一次回老家,我总是把郑州和自己小小的家乡联系在一起,我知道是这是多么奢侈的一种牵强附会,甚至卑微无耻的联想,繁华大都市怎么和一个一切都落后的村庄比较呢?他们根本不匹配。村头旁边的柳树上一个乌鸦总在哇哇的叫喊着,它越过村头的夜空,让我有一种生死离别的凄冷或者悲凉。它们飞得低低的,在太阳的余辉下展着自己优雅的翅膀和飞行的弧线,在田间或者在地头,或许早已忘记它们是一只有生命的小鸟。然而于我总是有一种异样的心境,说不上来,家乡人也不喜欢它,只是特别喜欢喜鹊的鸟鸣或者他们的歌唱,对他们来说,喜鹊是来报喜的,而他们是报伤的。它们飞翔的姿势并不比那美丽的喜鹊或者大雁逊色,却终究难讨家乡人的欢喜。因为它是一种萧条的报哀的信号,总是在哭伤或者抱怨甚至仇恨,如此一想,倒也真错怪甚至委屈了那些乌鸦们,它们活在空气中,无忧无虑,天空有它们肆意的旷野和生存空间,离开了人群的栖息和污浊的城市,活着干净干脆,死了自然归土,有什么不好,那一点又那么坏啊?……这种执着像是在给我一种昭示;我们靠天生存,管你什么事。我把这些感想变成文字,细细品来总是令人敬畏或者敬佩,存在的每一个生命都有他活着的理由,无须歧视,也无须刻意爱护,相互生存,求同存异才能保持生态平衡。
  
  有时候,我想我自己何尝不是一只孤单飞翔的小鸟,在广袤的大自然天空,从偌大的城市上空飞到自己小小的村落,或者从小小的村落又飞到偌大的城市上空,看城市的云彩,淋家乡的细雨;是引以为骄傲自己在郑州勉强生存还是因为怀念那一方故土的贫瘠的幸福指数,我无从给自己一个标准答案。所以漂泊的心一直在摇摇摆摆,象断了线的风筝,可怜得让文字来滋润自己贫瘠孤单的心,并引此为骄傲和自豪,也因此很幸福,幸福得让人满眼泪花。
  
  让我敬畏家乡村庄的还有许多信物,比如一枚秋天的落叶,我从不知晓它的名字,悄悄无声地落在地上,我习惯随手夹进一本书里,事隔许久,可现在却找不到哪一本书了。于是我有一些惆怅茫然甚至不知所措,不知道那本书是在城市的小窝里面还是在农村那个老房子里面,也罢,我仅知道那一片叶子是我家门前那一颗银杏树的落叶就已足亦。书和叶子会一直珍藏在我的心里甚至血液里骨子里面,一直到自己没有了思想或者没有了大脑甚至灵魂以至于没有了写作的能力。因为我爱我的村庄,那片父辈生活的土地,我爱我的父母和我的父辈们。他们永远活在我的生命里。
  
  如若干年后的某一天,间或陪着自己的爱人,或者孩子,有幸再翻到那本书时,面对那一片叶子或者那本书会是怎样的情景,内心又会起怎样的波澜和痛痛的回忆呢?是欣喜若狂抑或是悲哀哭泣。也许会是沉思偌定或者是泪流满面,我想我仿佛看到父母辛勤劳作的身影,想哭,老爹,儿子对不起你……
  
  感谢那一片让我怀念的黄土故园,我会用文字记录郑州城市的天空还有天空的朵朵云彩,怀念那一片叶子还有那一本泛黄的书籍,那个长满故事的九龙河畔和我至亲至爱的父老乡亲们,还有在我们看来一直哭泣的孤单的飞翔的乌鸦。
  
  无论在哪里,我都会用心记录,记录我的父母耕耘过的肥沃的土地,记录我的父老乡亲辛苦劳作过的城市,还有蓝天白云,因为不是自己的城市,却有我们和他们的云彩。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我都会一直记录下你的魅力和美丽,不论是城市还是乡村还是我的文字或者我的成长以及我艰难坎坷的求生的从警之路。
  
  正因为如此的矫情,才可以每天把自己的村庄装进世俗而又繁华的大城市,就像邻家大叔在一个玻璃缸里面养了许多游动的小鱼,虽然鱼没有自由,但是给人赏心悦目。有时候穿着警服执勤在路上,有时候穿着牛仔短裤徘徊在郑州的大街小巷,总是那么坦然,那么接地气,仿佛自己是一棵树,脚一直在土壤里,通体接受着阳光的照耀。
  
  一杯香茗,一盆蕙兰,一个一米七八的男子汉,虽然柔了点,但是内心还是很坚挺……都来自于那个遥远的乡村,无论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我深知文字之路是充满艰辛,从警之路还会有更多的坎坷,我依然会继续努力抑或莫名的矫情。
  
  我的文字不论遇到谁,无论是城市、村庄、城市高楼或者乡间小路,抑或是一对黄昏下热恋欢爱的青年男女,还有那些走过金婚的老爹老妈……那将是一个美丽的邂逅或者灿烂的微笑。

(责任编辑: 金萍)
上一篇:老家的夜晚下一篇:家乡的九龙河

相关分类

QQ|Archiver|小黑屋|信阳网论坛 ( 豫ICP备11020369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GMT+8, 2017-5-30 15:27 , Processed in 0.33125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xywcms! X3.2

© 2001-2013 信阳中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